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年度民族精英
大学生救人牺牲引发抚恤讨论 社会不能止于感动(2)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2-25 浏览:729次 评论:0条
 主持人:

  刚才在短片里面反复提及一个,他们的年龄都是90年代出生的,你对90后的定义怎么看?

  白岩松:

  其实我非常反感在这件事情大家是这样的一种探讨,我觉得这里隐藏着一种对90后的这种所谓的潜在的批评和不满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扬,原来90后也还可以,背后藏着的是不可以。我想反问,我们为什么要建立一种人为的代际之间的批评或者怎么样,说80后是自我的一代,90后是脑残的一代。是不是50后、60后,包括我在内就很好呢?50后、60后也有很多的贪官污吏在监狱里,甚至被毙掉了。70后也包括在内,50后、60后、70后的也有很多做了很棒事情的人。80后同样如此,既有前几天越狱的是80后的,也同样有在祖国最需要他的时候,80后站出来的,奥运会的时候有很多的志愿者都是80后的,90后刚刚走上这个舞台,我们也看到了,现在救人的90后的孩子,将来也会有犯罪的90后。每一代人加减乘除完其实是一样的,既有他的优点,又有他的缺点,我真的希望所谓什么什么后可以到此休止了,这件事情跟什么后没有关系。

  主持人:

  刚才咱们说的是一个代际的划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救人的时候要不要理智,因为为什么引发这个话题,就是这三个搭上性命的大学生,他们是不会游泳的。

  白岩松:

  其实这件事情有两个大家所谓的争议的点,一个是值不值的问题,一个是要不要理性量力而为的问题。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值不值,我觉得在我这个年龄的人,经历了80年代张华那次大讨论,在1982年的时候,张华一个大学生,第四军医大的,救了化粪池里的一个69岁的农民。当时有两个焦点,第一个是年轻人救一个老年人值不值,因为你的未来还长着呢;第二个,大学生救一个淘粪的老农值不值。恰恰是这样一场争论,使80年代初的中国人开始明白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不能拿这些外在的东西去衡量值不值的,最后的结果是张华是我们心中的英雄,大家基本达成一个共识。

  从1982年到现在,为什么事隔了27年我们要重新讨论一遍,为什么三个大学生救两个学生的牺牲就不值呢,救两个孩子就不值呢,这一切东西能去划等号吗?今天我也看到了一个评论,跟我想的也非常一致,《拯救大兵瑞恩》,为了救一个大兵瑞恩会牺牲多少,是不是为了救一个人会牺牲这么多人就不救。

  主持人:

  会不会我们都看过这个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就是在确保我有能力去救他的情况下我去救。

  白岩松:

  谁能够确保。

  主持人:

  但是三名大学生明明知道自己不会去游泳,这个时候他们应当怎么做?

  白岩松:

  有很多的细节,为什么大家不关注,其实在新闻当中,我觉得大家要注意到,当时是十个大学生,而且刚才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画面,那个是一个缓坡,当有孩子喊救命,出现了这种紧急状况的时候,这10个大学生是用手牵手的方式,搭成了一个人梯,逐渐延伸到水里去,然后开始救孩子的。最后是其中有一个大学生一下子手松了,导致这个链条发生断裂,然后6个大学生掉进水里了,最后被附近跑过来的冬泳队的老人救出来了。

  从这样的一个行为来看,他们具有某种生命的理性,并没有贸然地说,不会游泳,我直接就跳进去开始救孩子,那可能带有某种自杀,但是我觉得那也是另外的一个话题,他们采用了相对理性和思考的东西,但是你在孩子的生命面前,给你多少时间思考呢?我们去想像一下,如果这十个大学生,真像我们写评论的好多人那么理性的话,在旁边讨论,咱们不会游泳,该怎么办呢,开个会,一,二,三,四,我们去找救的人,回来孩子死了,这条新闻会不会变成90后的大学生冷漠。

  主持人:

  但是岩松,如果你不会游泳,当你看到河里面有孩子掉进去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白岩松:

  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会不会游泳,我会游泳,但是我从来没在江里游过泳,你说我该不该下去呢?这个时候就反映的是你的直觉和对生命的,我该去救,而且手拉着手本身是保护自己的救别人的一种方式,大家永远不要忽略这一点。所以我觉得这10个大学生是首先建立在一个具有保护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不会游泳,否则的话他直接跳进去。

  主持人:

  所以很多事情,人们都考虑,见义勇为还是应该见义智为。

  白岩松:

  这个行为当中已经有智了,我觉得当我们再去讨论的时候,生命的面前是没有时间讨论的,它本身有的时候就是一种直觉。我觉得在这样一种行为里,恰恰看到的是这10个大学生,包括这3个牺牲大学生里头,内在非常可贵的一种我们先去救人,孩子的生命重于一切这样的一种意识,我觉得这一点对于不光是,尤其让我们产生了对他巨大的一种尊敬。当然,付出这样的一个代价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主持人:

  未来,如果再有相同类似的场景的话,遇到这种情况的人应该怎么做?

  白岩松:

  我相信这个时代不管怎么去变迁,有我们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东西,总会有人站出来。我当时曾经采访过一个河南的农民工去青岛,第一次去青岛打工,他救人,我们现在都感动,感动中国的人物等等,难道对于他不是第一次吗?他从来没下过海,跳进去了,旁边几百人在岸边看着,只有这么一个河南来的农民工,跳进大海里,把那个人救上来,自己差点死了,最后他成了英雄。是不是如果他要不幸牺牲了,我们也要去说,你不会在海里游泳,为什么要去,为什么不去说,岸边的那几百人,我们又该怎么去,从来没有人去谴责他们对吗?

  主持人:

  我觉得我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还是很矛盾的,一方面因为我不会游泳,所以我把自己放在现场,如果我怎么办,我如果不会游,也许我不会下去。

  白岩松:

  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没说他直接跳到水里头去,说直接就牺牲自己的生命,那是一个缓坡,我觉得一切要从现实的这个角度出发,刚才那已经能看到河边那样一个缓坡,10个大学生已经采用手拉手,慢慢延伸进水里的方式去救,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已经隐藏着一种理性。我觉得这里有见智智为的智的某种因素在,但是生活当中总会有意外,这就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地方。

 来源:央视网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