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2009年评选投稿
敢说真话的孩子--郎咸平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3-3 浏览:883次 评论:0条
    在2004年的夏秋之交,在中小股民的内心,在中国经济学界,在传媒的风云榜上,人们又一次见证了信息时代的一个传奇。仿佛一夜之间,郎咸平,这个普通的名字通过平面媒体继而由网络媒体的放大炒作,为经济学圈内外无数人所知晓。这位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授的“海龟派”经济学家,在大陆众多经济学人尚未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像超级明星一样,在“追星一族”的心目中闪电般地完成了大牌明星的形象塑造。如今,只要他出现在公众场所,就有很多人围住他,学生、记者不停地追问,大企业家对他其敬畏有加。郎咸平兴奋地奔走于讲座与媒体之间。他自已也承认:“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

  2004年6月17日,郎咸平打响了著名的“三大战役”:大炮狂轰TCL、格林柯尔等巨头。郎咸平质疑TCL产权改革方案。2004年08月11日,郎咸平质疑顾雏军,“七板斧”伎俩席卷国家财富。郎咸平将顾雏军的巧取豪夺归纳为“七大板斧”——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以及借鸡生蛋。从6月17日郎咸平质疑几家知名企业的产权改革到现在,历时3个多月,围绕国企产权改革的大争论似乎没有完全结束,郎咸平自己在不同的场合却说,“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我未休战,我将战斗到底”。

  郎咸平为中小投资者大声疾呼,大胆质疑股市中的种种怪现象。此间有媒体称,郎咸平之“骂”名之于大陆财经界,可追当年李敖先生之于台湾政界!有人说他是敢于直言的斗士,有人说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也有人说他是“疯子”经济学家。“郎监管”、“斗士”、“教父”;“流氓教授”、“三无教授”……褒贬不一。郎咸平则自认是《皇帝的新装》里面那个敢于说真话的孩子。

  全国最无助的人群就是中国股民

  郎咸平认为:“中国证券市场存在的不良现象,完全是因为信心的问题,股民对上市公司有着很大疑义,没有说话的地方。中国的上市公司对股民缺乏一种信托责任。这些企业来上市的目的,说好听一点是募集资金,实际上存在着圈钱嫌疑。现在是否应该定一个法规,确定证券市场的主体是谁。现在是不是搞错了,好像没有人认为上市公司的主体应该是全体股民。如何才能确保股民的利益呢?而股民没有话语权,甚至连司法权都没有,股民没有机会、没有权利控告哪些违法的上市公司。这个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所以,全国最无助的人群就是中国股民了。”

  在这种背景下,最直接的反映就是股市动荡。因为股民对股市失去信心后,他们能够做什么呢,唯一能做的是不再炒股。郎咸平认为,中国股市现在不是缺钱,对于中国政府目前推出的各种利好都不重要,现在缺少的是信心,缺的是上市公司信托责任。信托责任不是口号,不是讲几句要不要良心的话的问题,这一点用都没有。信托责任靠的是严刑峻法。

  郎咸平所说的严刑峻法就是给中小股民一个司法权利,可以对违法的上市公司提起上诉。即辩方举证,集体诉讼。前者已经慢慢地被国内所接受,但集体诉讼却没有被接受。当中小股民没有这种权利时,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利益。

  郎咸平说:“中国今天的股市与美国1929年以前的情形是一样的。当时的美国股民也没有得到严刑峻法的保护。到了1933年,美国才通过政府的力量拟订了美国证券交易法,明确地提出了辩方举证、集体诉讼的原则,用严刑峻法监管股市,让上市公司不得不有信托责任。当时也是有不少的人说什么水清则无鱼啊、你的监管错了啊等等。中国的股市如果要好起来,必须走这条路,这是治本之策。”

  中国股市即使上行也是十分危险的

  记者对郎咸平说,中国股市近阶段与以往相比,似乎有所改变,股市在一个相对长期的底部开始了剧烈的波动,有迹象表示,一个上升的趋势似乎已经开始。

  郎咸平则认为,中国股市目前即使开始上升趋势,也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股市是根据某个人的一句话来上涨的,而不是因为基本面的彻底好转,或者是股民有了充足的信心。政府像这样做,又能做几次呢。不可能两个礼拜讲一次,说多了也没有用了,必须抓住事情的本质,必须通过制度或法制让老百姓重建信心。

  中国的股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郎咸平认为,只有中小股民们真正看好了股市,中国的股市才会真有希望。如果全国的股民都有一个共识,即用严刑峻法管理,大家都这么认为,中国股市将来一定会有希望。

  中国证监会:监管执行力度不够,权力太小

  记者希望郎咸平对这些年在舆论的风雨中走过的中国证监会的评价,中国证监会最主要的问题究竟是什么?郎咸平看了记者一眼,快人快语,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郎咸平:“坦白地讲,中国证监会此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其执行力度不够。比如内幕交易最高才罚款50万元人民币。你说50万元对于内幕交易者有什么作用呢!”

  郎咸平认为:“证监会甚至连司法权都没有,没有办法与司法机关相配合。中国证监会有很多的法条,但执行起来却软弱无力。在这种背景下,上市公司就会肆无忌惮。像上市公司格林柯尔、TCL的这种态度,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必定会遭到重罚。中国证监会又能把它们怎么样呢。”

  郎咸平:“可以想一想,像我这样有着一定话语权的人物批评上市公司,都遭到如此的对待,何况中小股民呢。有些上市公司,比如格林柯尔,当他被质疑的时候,是什么态度?包括TCL,是什么态度啊?格林柯尔找律师,要告我。你是上市公司啊,你是必须的,你有责任,你必须回答质疑。那么,TCL呢,不吭声,说不认识我。有这样的上市公司吗?这就是我们的上市公司吗?今天还是我郎咸平站出来质疑它们,都是这种态度,如果是毫无话语权的中小股民来质疑呢,那还不知道遭到什么样的下场。当然,这种做法最后的结果,必定是让我们的中小股民对中国的证券市场的信心丧失殆尽。”

  郎咸平:“中国证监会的权力太小了。中国证监会没有像美国证监会那样规定的大的权力。美国证监会可以直接发传票,可以直接传到任何人或物。所以,这不需要通过任何法条作判断,它根据自己的自由听证来判断,来证明其是否违法,美国证监会一直到今天都是如此。辩方举证。比如,我说你有罪,你说你没有罪,你拿证据给我看,再决定到底同不同意,如果不同意,那就上司法机关。有了如此的权力,上市公司就无法为非作歹了。美国证监会可以这样,你中国证监会可以吗?”

  记者:“美国证监会有您所说的严刑峻法,据我所知,英国方面却并没有这些东西,而英国的股市还是不错的。”

  郎咸平:“英国不一样,英国的上市公司有很强的信托责任。这就是我反复强调的上市公司应该有信托责任的问题。”

  那些侵吞了国有资产的人还得要他吐出来

  记者:“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现在是问题的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于那些以前流失了的国有资产,已经进了一些人的腰包,比如管理层收购(MBO)的那种,当然还有其他方式侵吞的,您认为还有可能追回吗?另外,是否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防止国有资产的继续大量流失呢?”

  郎咸平有些激动地说:“当然,如果让我作建议,就应该往回查,这是必然的。那些侵吞了国有资产的人还得要他吐出来。最近,有很多人,不下一百个人向我投诉某著名酒厂,该公司有20多个亿的资产,仅4亿元就卖掉了,就是这4亿元也没有结。这是不是国有资产流失?你说应不应该查?这个问题有多严重啊,一定要往回查的。像这类的投诉我这里还有很多,我以后回把他们公布出来的。”

  郎咸平:“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个人认为目前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一个较为好的方法是,在国有企业内部施行职业经理人制度。”郎咸平认为全球500强的大公司几乎都采用这个制度。让董事会用硬指标来考核职业经理人,如果做得不好,就辞退。郎咸平认为这种方法是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一个方法,并呼吁,在国际化的进程中,中国国有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应该尽快建立起来。

  但郎咸平同时认为,国有企业、国有股不应该退出市场。国有企业可以按市场价格聘请职业经理人,按照经济规律运作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不分大小,都应该留在市场。郎咸平说:“希望批评我的一些专家学者,在认同国有资产流失的前提下,提出他们自己认为最佳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搞口水之争,应该更多地讨论一些实际问题。”

  “国资委有关领导都公开表示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与我论争的人还有什么好否认的呢?”郎咸平说:“既然承认了流失的问题,那就应该就解决这个问题来讨论,而不是反复纠缠有没有流失的问题。除非你能证明国有资产没有流失,而现在却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个问题。坦率地讲,就是有流失,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我们再去探讨。所以,我们应该找到一个好的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当务之急。”

  郎咸平对那些不断纠缠文字游戏,纠缠形而上学的问题,纠缠所谓意识形态问题的人感到非常失望。郎咸平已经提出了用职业经理人制度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方法,而批评他的一方却迟迟拿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令郎咸平感到失望。郎咸平说:“这次大讨论总体上是好的,许多人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都予以尊重。尊重批评我的人,尊重他们的学术素养,对那些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介意。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提出一个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方法来,而不是讨论别的问题。”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