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分类导航
 民族文化
    民族传统
    民族气节
    文化渊源
    中华瑰宝
    文化人物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文化渊源
劳动节的由来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4-30 浏览:676次 评论:0条
 

春天版的劳动节

    一个多世纪前的美国工人,每天要工作10到14小时,生活非常艰辛。1881年成立的最大的工人组织,美加产业和劳动工会联合会把争取八小时工作制作为首要的目标。他们在1885年宣布,八小时工作制将在第二年,1886年的5月1日开始实行。这一号召得到了工人们的广泛响应和支持。当时领导着工人运动的,有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社会主义者。工人运动的中心是芝加哥,工人斗争的主要手段是罢工。在以往的大罢工中,比如1877年的铁路工人罢工中,各州政府却应企业主的请求派出警察、国民兵来打击罢工工人,大企业则出资为这些警察和国民兵购买武器装备对付罢工工人。在那个时代,罢工很容易造成暴力冲突,其原因在于,罢工是工人一方的惟一对话手段,而企业主一方没有接受这种对话的习惯。工人罢工,企业立即可以招收其他人干活,罢工等同于自寻解雇。罢工工人的惟一办法是堵塞工厂入口,阻止别人上班,而这种做法却是非法的,企业方面就可以寻求警察帮助,粉碎罢工工人的纠察线。到预定的那一天,1886年的5月1日,芝加哥的很多工人迫使雇主让步,争取到了八小时工作制,但是在更多的工厂里,企业主和罢工工人形成了互不相让的对峙局面。1886年5月3日,工人集会,警民冲突中,警察向麦考米克机器公司的罢工人群开枪,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无政府主义者号召第二天在草集广场集会抗议。
    5月4日草集广场的集会一开始是和平的,因为刚好碰上一个下雨天。当最后一个演讲者还在台上的时候,人群已经开始解散,广场上只剩下200多人,这时候却来了180多个警察,命令集会解散,开始驱赶工人。就在这最后的时刻,不知什么人向警察扔了一颗炸弹,当场炸死1个警察,还有6个警察后来死于医院,有70多个警察受伤。
    警察立即向工人开枪。有多少人被警察的枪弹打死打伤,后来一直没有确切的统计。到底是什么人向警察扔的炸弹,也一直没有查出来。但是,警察随后袭击了工会领导者的家,数以百计的人被逮捕,恐怖一时笼罩芝加哥的工人区。受打击最重的是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社会主义者。
    8个最活跃的无政府主义者受到起诉,他们被指控犯下了谋杀罪并被判处死刑。1887年11月7日,其中的4人被处以绞刑,1人在狱中自杀。当局将这些人的遗体交给他们的亲友安葬。他们的葬礼是芝加哥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送葬队伍,几十万人列队路旁为草集广场的烈士送葬。在安葬他们的墓地里竖起了纪念碑,1893年6月26日,伊利诺伊州州长宣布赦免剩下的3个草集广场事件被告。
    这是典型的矛盾循环激化的“革命前夜”的图景。在人类向工业时代迈进的时候,这几乎是各地的普遍景观。
    所以,对于激进无政府主义者和左翼社会主义者来说,1886年发生在芝加哥草集广场的事件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它象征着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利益和企业主利益的不可调和,它象征着工人阶级除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别无出路,只有这样它才能争取自身的解放,摆脱被奴役被剥削的命运。1889年,在巴黎召开的第二国际首次代表大会决议,每年的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全世界劳动者庆祝的节日。
    此后,全世界几乎所有工业国家的工人,都在这春天的日子里庆祝劳动者的节日。直至今天,很多西欧国家的工人,像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一样,现在年年五一国际劳动节还要走上街头,举行游行,红旗和国际歌的歌声到处飘场。可是,有两个工业化国家是例外,这就是加拿大和美国。北美的工人不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者,因为这儿已经有了另一个劳动节,一个秋天版的劳动节。

秋天版的劳动节

    1863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一个贫穷的爱尔兰移民应征上了前线,他11岁的儿子,彼得·麦克伽尔(Peter Mc Guire)为帮助维持一家生计,在纽约街头给人擦皮鞋,做清洁小工。这些移民家庭发现,新大陆的生活并不轻松,很多家庭不论男女老少都得辛勤工作才能维持温饱。他们必须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疲乏生病也必须干活,不干就会被解雇。
    彼得17岁的时候,他开始在一家钢琴店当学徒。这个工作比较好,他可以学着怎样做买卖,但是还是工作时间长,赚的钱却很少。到晚上,他去开会听课,学习经济学,参加讨论社会问题。工人们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就是工时太长,赚得太少,工人们太苦。他们谈到,工人们要组织起来,成立工会,来改善工人们的处境。1872年,彼得参加了有10万工人的大罢工,上街游行,要求缩短劳动时间。
    从此,彼得认识到,组织起来的工人运动对于工人的未来是至关紧要的。以后数年里,他经常在工人集会上演讲,还游说地方政府救济失业工人。在那个时代,彼得走的这条路可不轻松。他被看作是一个捣乱者,常常自己就没有工作。以后,他还到其他城市演讲,鼓动工人组织工会。1881年,他搬到密苏里州的圣路易市,组织召开了芝加哥木工大会,成立了全国木工工会,他成为美国木工兄弟会的总书记。
    彼得的木工工会成为一个样板,成立工会的风潮席卷美国。工厂工人,码头工人,到处都组织起来要求保障劳工权利:八小时工作,稳定的有保障的工作职位。彼得和其他工会商议,要设立一个劳工者的节日,这个节日定在7月的独立日和11月的感恩节的中间,让工人们在这4个月的辛劳中多一天休息和娱乐。这就是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
    1882年9月5日,第一个劳动节大游行在纽约举行。两万工人穿过百老汇大街,他们的旗帜上写着:“劳动创造了所有财富”,“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娱乐”。游行过后,他们举办野餐,吃喝歌舞。入夜,他们放了焰火。这样的庆祝活动立即传播到全国。每年到这一天,工人们纷纷用这样的办法来庆祝自己的节日,表达自我觉醒的意识,要求劳工权利。十余年后,1892年,美国联邦国会立法确定,这一天为联邦劳动节。

艰难的起步

    早期北美的劳工有从欧洲带来的按照行业组织工会的传统,比如木工工会、石工工会、印刷工人工会。在工业革命的过程中,各地工人组织过很多小规模的工会。
    到1881年,美加产业和劳动工会联合会建立的时候,爱迪生发明电灯刚两年,第一次电话试验刚5年,社会生产和信息传播的技术条件远非今日可比。可是,在英国工会运动的影响下,美国劳工踏上了全国性组织的道路。1886年,美国劳联诞生,彼得·麦克伽尔担任书记。劳联号召工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而且特别注意到要发动女工参与工会运动。
    有30万会员的劳联发动过几次罢工,有时失败,有些则成功地争取到了八小时工作的条件。劳联发动的这些罢工都是和平斗争。尽管在那个时代,多数企业主还没有意识到有必要和工会谈判,有必要作出让步,工会的每一次成就都来之不易,但是工人的自我意识却在一步一步地觉醒。
    对立的双方都有人意识到,激化矛盾并不是惟一的出路,人们必须有理智和智慧地处理自己遇到的问题。
    在美国工会运动早期,人们就逐渐意识到,在劳资冲突中,政府的干预,立法和司法给各方留下的活动空间,对冲突的结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争取妥协,争取双赢,不仅是可能的,也是惟一对所有的人都有利的结果。一方全赢,一方全输,长远来看,没有胜利者。

从“黄狗契约”到民权法案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20年,是美国工会运动的不稳定时期。战争期间,工人运动常常被诬蔑为不爱国的叛国活动,是反对美国的非法的阴谋活动。企业在雇用工人的时候,常常要求工人在雇佣合约中签字保证不参加工会。这样的契约被叫作“黄狗契约”。
    1932年,福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1933年3月,罗斯福开始实行一系列旨在刺激经济、养活失业工人、恢复全国信心的计划。在他的敦促下,国会立法建立全国恢复管理局,这个局的7A分部专门管工会的登记,负责保证工会的合法存在,并以工会集体的力量和雇主谈判。尽管7A分部并没什么实权,它的建立却被千百万工人看成是政府为工人参加工会打开了绿灯。
    全美劳联立即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发展会员,他们的传单上写着:“罗斯福总统要你加入工会!”
    在纽约州的联邦参议员罗伯特·瓦格纳的领导下,国会在1936年通过了国家劳动关系法,即瓦格纳法。这是美国劳资关系史上第一个重要的立法。
    瓦格纳法的作用为工会的存在奠定了牢靠的合法性基础,明确规定工会有权代表工人和雇主展开集体谈判。从此,这样的集体谈判是法律所要求的一项国家政策,雇主拒绝谈判就是非法的。这项法案还提供保证,让工人无记名投票选举工会领袖,保护工会成员不受雇主的威胁利诱。
    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中,联邦政府通过了一系列法律,大幅度地偏向社会弱势群体,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实现了美国工人百年来争取的目标。1963年,联邦立法规定男女同工同酬,禁止性别歧视。5年后,反年龄歧视法案通过,有效阻止雇主解雇和歧视40岁以上的工人。最重要的是1964年的民权法,由约翰逊总统在白宫签字生效。约翰逊总统在签字仪式上特地提到,这个历史性的法案,如果没有工人和工会的长期努力,是不可想像的。这个法案的历史可以上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全美劳联的主席说服罗斯福总统发布行政命令建立联邦公平就业委员会。
    在以后的年代里,美国完善了一系列保障劳工利益的法律,如最低工资法。联邦政府建立了公平就业机会办公室,来负责监督和实施联邦公平就业法。美国的工会也走上了和平斗争、谈判妥协这样寻求双赢的道路,在发生劳资利益冲突的时候,各方都意识到必须和政府合作,在法律的制约下寻找出路。每年劳联产联的大会,总统出席讲话,已经成为一个传统。
    这几年,美国发生过几次大罢工,比如联合包裹公司UPS的罢工。这些罢工最终都是谈判妥协的,这些罢工都没有对经济、对民众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由于“二次抵制”是非法的,因此,过去以罢工作为惟一手段的工人,是处于弱势的;今天,在立法的支持,工会组织的强大,政府的中立协调,利用法律保护等手段下,人们大多把今天的罢工看作是一种要求的姿态,一种工人力量和诉求的象征。人们都明白,真正重要的是在谈判桌上进行的较量,谈判和双方的协调退让成为解决问题的主要方式。

    (洪坊之摘自《经济管理文摘》2004年第8期,丁林文)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