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炎黄史鉴
罪恶的策源地——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旅顺旧址探秘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5-25 浏览:694次 评论:0条
     在大连市旅顺口区友谊塔旁,有一座二层半砖石木框架结构小楼,这里曾经是我驻军某部机关办公楼,长期以来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这就是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旅顺旧址。

  9月18日,旅顺各届“勿忘九·一八”纪念大会在此举行。当记者第一次踏入其中时,才知道原来日本关东军在这里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等一系列事件,这座小楼竟然是日本关东军进行侵略扩张的罪恶策源地。

  奉系军阀张作霖曾一度被日本政府和关东军视为“宠儿”,但是,由于在东北树立权力的过程中,逐渐为日本所不容,日本人决定除掉他。

  1928年5月底,南京国民政府北伐军已逼近北京,加上日本方面的强硬逼迫,张作霖已经意识到不可能再盘踞在北京。对于日本的逼迫行径,张作霖非常不满,并发表书面声明,反对日本“警告”。但迫于军事上大势已去,张作霖不得不同意离开北京退回奉天(今沈阳)。6月2日,他发出“出关通电”,6月3日晚登上专列离开北京返奉。

  张作霖离京前,日本关东军已经策划了对付张作霖的方案。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亲自策划,在张作霖返奉列车经过地点--皇姑屯站以东的京奉路与南满路交叉处的三洞桥,埋下了30麻袋黄色炸药,在距500米处的瞭望台上用电气机控制触发爆炸,同时还在附近埋伏了一排冲锋队,为张作霖布下必死之阵。

  6月4日晨5时30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皇姑屯三洞桥塌下,张作霖所乘专列被炸,张身受重伤,迅即死亡。同车的吴俊升和张作霖的六太太当即被炸死。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旅顺旧址陈列馆馆长陈眉说,皇姑屯事件是日本侵占全东北、攫取满蒙的一次实地“演习”,是随后不久制造柳条湖事件即“九·一八”事变的前奏曲。

  作为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扩张工具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部1919年4月12日建于旅顺。建立之后,不仅策划制造了皇姑屯事件,炸死了奉系军阀张作霖,而且精心策划了“九·一八”事变。

  辽宁师范大学副教授刘俊勇说,1931年9月18日夜间,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与参谋长三宅光治、参谋石原莞尔等人就在作战室内点着蜡烛,围在作战地图前焦虑地等待奉天的消息。当得知“柳条湖事件”(“九·一八”事变)得逞后,本庄繁当即下令占领南满主要军事要地,并于19日凌晨3时许乘坐满铁调配的火车离开旅顺,将关东军司令部迁至沈阳。

  据这一事件的具体执行者、日本关东军参谋花谷正后来回忆道:“9月18日夜,岛本大队川岛中队的河本末守中尉,以巡视铁路为名,率领部下数人,向柳条湖方向走去,一边从侧面观察北大营兵营,一边选了个距北大营约800米的地点。在那里,河本亲自把骑兵用的小型炸药装置放在铁轨旁,并亲自点火,时间是夜晚10点钟刚过。轰然一声爆炸,炸断的铁轨和枕木向四处飞散……”

  刘俊勇认为,实际上,在此之前,日本关东军就早已进行密谋策划。为了制造侵略的舆论和理论,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参谋石原莞尔在1931年3月至5月间,先后撰写了《从军事上所见之满蒙》《关于现在和将来的日本国防》及《满蒙问题之我见》等报告,其主要思想即必须用武力并吞满蒙,解决满蒙问题。而本庄繁、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花谷正是发动“九·一八”事变的核心人物。

  刘俊勇说,一系列舆论准备以及在“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就将关东军司令部迁往沈阳,都说明“九·一八”事变是蓄谋已久的。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关东军按照其既定的方针扩大军事侵略行动,驱军北上,攻占长春和吉林,出击齐齐哈尔,占领哈尔滨。在西线,出动飞机轰炸锦州,至1932年1月3日,在东北军主动撤退的情况下,不费一枪一弹、兵不血刃地占领了当时辽宁省政府的临时所在地--锦州。至此,关东军自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仅仅不到4个月时间,就侵占了中国的东三省,从而揭开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并统治我全东北长达14年血腥历史的一页。

  中共大连市旅顺口区委书记张荣杰说,我们勿忘“九·一八”,就是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进一步继承和发扬伟大的抗战精神,同心同德,奋发进取,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