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胜战策略
1-18新中国经济结构战略调整的历史变迁及宏观政策分析(二)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6-18 浏览:761次 评论:0条

二、 中国第二次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
"
大跃进"违背经济规律,盲目追求"三高",严重损害了农业的基础地位,加大了一、二、三次产业和行业内部的结构性矛盾,资源浪费严重,经济运行质量很差,劣质资产增多,供求矛盾加剧,财政赤字加大,经济总量和综合国力的水平下降,宏观经济处于恶性循环的状态,加上自然灾害的影响,新中国经济从1959年起进入了连续三年的经济困难时期。为了克服困难,使国民经济重新走上良性循环的轨道,国家从1961年起在计划经济框架内进行了第二次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
调整首先是从大力加强农业开始的。针对"大跃进"大刮共产风和一平二调的错误,从产权关系和经营体制上调整了农业公有化的程度,强调公社社员的自留地、房屋、储蓄、个人与家庭财产归社员所有并且永远归社员所有。b经营核算单位由生产大队改为生产队。并从财政、税收、信贷等各个方面大力扶持和加强农业。1961年和1962年,国家财政用于农业水利方面的财政支出共计为9161亿元,占两年国家财政支出的136%,大大高于"一五"计划时期和1958-1960年有关这方面的财政支出。而"一五"时期用于农业水利方面的财政支出,仅占5年支出总额的73%。1958-1960年财政用于农业水利方面的投资占财政支出总额的119%。b在大力压缩工业基本建设投资的同时,相对增加了农业方面的基本建设投资,用于农业和支援农业的工业方面的基本建设投资,由1960年的166%,提高到1961年的184%,1962年提高为247%。此外,国家对于一些直接为农业服务的企事业单位,如农村有线广播、农业信息交流、农业科技情报、农业技术推广站、农业病虫害防治研究等给予必要的财政支持,提高他们为农业服务的能力,增强其为农业服务的自觉性。为了弥补国家农业投资的不足,帮助一些确有困难但又具备一定偿还能力的农业地区,尽快走上恢复发展的道路,在财政拨款以外,财政还委托银行发放农业长期和短期五息贷款。1961-1962年,人民银行发放长期无息贷款6亿元,短期农业贷款18亿元,两项贷款合计占当年农业生产资料供应总值的13。这部分农业贷款,对弥补农业资金不足,帮助一些困难地区恢复生产,改善经营条件,克服暂时的困难,起到了雪中送炭的积极作用。鉴于"大跃进"信贷资金管理混乱的教训,在调整时期,增加农业贷款的同时,加强了对支农资金的管理。1963328日,农业部、财政部、国家人民银行总行联合发出《关于发放农业长期贷款暂行办法》,对农业信贷资金的使用方向作了明确规定,规定这项贷款的重点是用于帮助生产队添置农业再生产的生产资料,如牲畜、大车、风车、水车、农船和犁耙等生产工具。对少数资金特别困难的生产队,也可酌情用于购买化肥、农药等生产周转金。为了促进农业的恢复和发展,财政部向中央作了《调整农业税收负担的报告》。1961623日,中共中央批转了这个报告,由此降低农业税的问题便付诸实施。根据财政部的建议,国家将农业税的年征收额调低为222亿斤(细粮)1960年实征收额下降42%。1962年又作了进一步调整,把农业税正税的实征额降为215亿斤(细粮),相当于1949年的水平。此外,针对"大跃进''盲目征购过头粮的错误做法,国家还大幅度减少了粮食征购,以切实保证农民生产和生活用粮的需要。这次农业结构调整,是针对"大跃进"对农业的严重损害W进行的一次恢复性调整,重点是恢复粮食生产,尚未涉及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和产业化的问题。但这次调整,强化了农业的基础地位,使农本思想深入人心,效果显著'意义深远。
在大力加强农业的基础上,对工业内部进行了深入的结构调整。产业结构失调,工业特别是重工业发展速度过快.经济运行质量很差,是"大跃进"的重大失误之一。因此'降低重:I:业的发展速度,使之回到与农业和其他部门的发展相适应的地步是国民经济调整的重点内容之一。这次调整总体上是发展规模、速度、比例关系的调整。调整的重点是重工业特别是钢铁:I:业。具体措施是压指标、压项目、压投资,使之回到与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相协调的地步。因此'削减重工业投资在国家预算支出的比重,是财政实施这一调整的重大措施。在这方面国冢自先大幅度地调整了国民经济各部门发展的计划指标。其中,工业总产值1962年比1960年卜降47%,重工业总产值下降57%,钢产量下降68%,原煤、木材和发电量等短线产品产量因釆掘的比例失调的影响也大幅度下调。只有原油略有增产,与大庆油田的建成投产有关。在大幅度地调整国民经济产值计划指标的同时,也相应地调整了工业内部的投资结构。首先合理调整了对1962年已经确定继续施工的项目。对于农业,及能够支援农业、满足市场和出口需要的工业,则提高了投资比重。其次,对继续施工的项目,按其不同情况也采取了相应的调整措施。对那些按规划建设存在原料、能源等困难,或是投产后不能正常生产的项目'则分步放慢了建设速度,以便集中财力、物力确保一批国家急需的重点建设项目,使之按期按计划完成并投人生产。此外,在搞好投资分配,合理调整工业内部投资结构的同时,严格了投资项目的管理。在续建项目中,严格按轻重缓急和具备建设条件的程度,进行施工排队。调整了技术力量,改善了对成套设备的生产与供应,以及施工单位的经营管理,加强了对基本建设投资的管理和监督,以真正做到集中有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加快建设速度,提高建设的质量与效益。经过上述调整,使国家投资结构有了很大的改进,产业结构的合理化加强。主要表现在:提高了农业的投资比重,从1963-1965年,农业的基建投资由"二五"计划的113%,上升到177%;重工业的投资由二五计划的54%,下降为459%;轻工业根据调整时期存在发展上的实际困难,适当安排了投资比重为39%,比"二五"计划的64%有所下降。这种变化的意义主要不在于这些数字,而在于这种变化,使国家的投资分配和经济结构,符合了当时的国情,符合了国民经济按经济规律协调发展的需要。
与此同时,国家努力提高老企业的生产能力并对落后企业采取了关停并转措施。"大跃进''盲目扩大基本建设,造成资金大量损失浪费,同时却挤掉许多基础很好的老企业设备更新改造的资金,严重影响了第二产业中老企业生产能力的提高。为此,在调整过程中,国家加强了对老企业的资金分配,对一些特别急需而又发展薄弱的动力、燃料、采掘工业,拨专款提高其生产能力。其中包括:设立对机车、汽车、锅炉、柴油机更新专项拨款;煤炭、矿业、林业等采掘采伐业中所逐步提出的按产量计算的维简费,以及所发放的小额技术组织措施贷款等。从而加快了老企业的更新改造,改善了矿山的采掘比例关系,提高了产量和质量,促进了企业生产的恢复与发展。与此同时,国家财政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为了使老企业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还大量增拨了新产品试制费,促进产品的更新换代。1962年国家预算每年拨付的新产品试制费,由过去的一年只2亿一3亿元,提高到147亿元,1963-1965年又分别增加到183亿元、209亿元、253亿元。国家财政在贯彻八字方针,支持国民经济调整的过程中,努力提高工业的科技水平。1962-1963年,在国家批准引进14个成套设备项目过程中,还有计划、有目的、有针对性地动用外汇,引进先进的工业生产技术项目,从国外引进了最新的石油化工技术。1963-1964年间,国务院又批准了冶金、精密机械、电子工业等100个项目向国外考察询价,并相继签约。对这些项目的引进,都采取了积极慎重的态度,在技术经济上经过审慎研究,反复论证,然后才加以确定。这些项目在建成投产后都发挥了重大的积极作用。与此同时,国家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精神,大力发展能源工业,其中最有说服力最使国家和中国人民感到扬眉吐气的是1960年开始的大庆石油会战。该会战由国家投资71亿元,从全国石油厂矿、院校抽调人力4万人,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由干部、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组成的专业大军。运去7万吨器材设备,在国家有关部门的统一组织领导下,以艰苦创业的精神、冒严寒、顶酷暑,可谓上面青天一顶,下面荒原一片,奋发图强,苦干3年,终于完成了这项具有深远意义和世界影响的重大建设项目,涌现出王进喜等一大批铁人式英雄模范人物,谱写了一曲中国石油大会战的壮丽凯歌。到1963年底,大庆油田已经探明的地质储量为267亿吨,当年生产原油648万吨,国家投资不仅全部收回,还为国家积累35亿元的资金,从而为我国摘掉了贫油国的帽子,使我国依赖洋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大庆油田会战成功,是党和国家坚决纠正"大跃进"的失误,扎扎实实地通过调整,加强重点建设的丰硕成果。
针对"大跃进''的资源配置特别是基本建设投资盲目向重工业尤其是钢铁工业倾斜,造成高成本、低效益、高积累、低质量,使一、二、三次产业的结构性矛盾更为严重的状况,国家对基本建设投资特别是重工业投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压缩,使之回到有利于国民经济协调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来。调整的根本原则和主要标准是看其是否有利于国民经济的协调发展和总供给与总需求的平衡,特别是生产急需的设备、原材料、动力、燃料、人财物的供应是否能保证到位。根据上述原则和标准,国家对基本建设项目进行了大幅度的压缩。把1962年的基本建设项目由1960年的82 000多个,减少为25 000个,减少57 000多个,其中大中型项目由原来的1 815个,减少到1 003个,减少812个,调整幅度之大,范围之广,是前所未有的。与此同时,大幅度地削减基建投资,切实解决基建战线过长与国民经济发展的矛盾。"大跃进"时期,由于""的指导思想的干扰,基本建设投资急剧膨胀。从1958-1960年,3年合计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为88626亿元,比"一五"时期5年合计基建投资总额的50644亿元高出37982亿元,增长749%。如此大规模的基建投资,必然要损害其他部门的投资,而使国民经济陷入无法正常运转的被动困难之中。这就必然迫使国家对此进行"伤筋动骨"的大幅度调整,使之削减到与国力相适应的地步。为此,国家财政对基本建设投资进行了大幅度地削减。把国家财政用于基本建设方面的预算拨款由1960年的354亿元,缩减到1961年的110亿元,1962年又进一步缩减到56亿元。从而使基本建设投资在同期国家预算支出中的比重,由1958-1960年的548%,降低到1961年的30%和1962年的18%,甚至比"一五"计划时期的376%还要低得多。c这样少的基建规模,并不是因为国家的削减过了头,而是与"大跃进"的失误和自然灾害及外部条件的影响,国民经济特别是农业处于极度困难的非常时期相适应,与当时的国情相适应。宁要比较切合实际的低指标,而不要脱离实际的高指标和高速度。这样做,就给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恢复和发展开辟了健康发展的道路,留有充分互相适应协调发展的余地,使整个国民经济建立在稳妥可靠的基础之上,对整个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是有利的。列宁说,退一步,进两步,也合乎经济发展的辩证法。根据客观形势发展的需要,从实际出发,自觉的有意识地退,正是为了以后更加扎实地进。在"大跃进"3年中,基本建设投资分别占到财政总支出的57%、546%、542%.如此大大超过工农业生产和财政承受能力的投资规模已经给国家造成严重损害,只有下决心调整到与国力相适应的地步,才会使国民经济重新走上恢复和健康发展的轨道。
我国20世纪60年代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是为纠正"大跃进"失误进行的恢复性调整。从调整一、二、三次产业的关系上讲,首先是加强农业的基础地位,其次是压缩工业特别是重工业的发展速度,同时规范商业、金融等第三产业发展规模,使三者的关系重新走上协调健康发展的轨道。从调整产业内部结构上讲,农业方面,主要是加强农业的种植业,特别是粮食及棉花生产,在此基础上,促进农副产品的恢复与发展;在工业部门,重点压缩重工业,特别是钢铁工业,适度加强轻工业;对第三产业,重点整顿和规范商业、金融等部门,尤其是资金的挤占挪用及管理不严等问题。从积累与消费的关系上讲,重点压缩基本建设投资,降低积累率,提高消费品的产销。此次调整虽然是在计划经济框架内进行的一次恢复性的调整,但由于其坚持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针对"大跃进"左的错误指导思想,明确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注意保护农民的私有财产,反对取消商品经济,主张发展商品生产,反对取消八级工资制,重视发挥市场收放的调节作用,尊重经济发展规律,注重以经济杠杆解决经济问题,这些都有利于产业结构的协调发展,因此调整的成效显著,意义深远。
第二次经济结构战略调整的成果后来因"文化大革命"得而复失。由此说明,单纯以公有制为基础,两权统一,政企不分的计划经济,虽然起过积极的历史作用,但已不适应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需要,由此,从1978年以后,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中国逐步开始了第三次经济结构战略调整。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