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大中华战略
细说两晋南北朝——三百年的洒脱与偏执,恬淡与血腥(21)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7-7 浏览:690次 评论:0条

20、北方边境
  让曹睿头痛的岂止是女人和子嗣,还有北方的局势。
  当时,匈奴已经衰落。
  匈奴兴起于公元前三世纪(战国时期),衰落于公元一世纪(东汉时期),共活跃了约三百年,开始主要在漠南黄河河套地区(指内蒙古自治区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贺兰山以东、狼山和大青山南、黄河沿岸的地区,统称河套)和阴山(内蒙古狼山、大青山等)一带。他们“逐水草迁徙”,“食畜肉,饮种酪,衣皮革,被毡裘,住穹庐”。
  东汉时期,南匈奴归附,居住于山西离石一带。
  汉末黄巾起义,当时的羌渠单于派遣其子于扶罗将兵帮助朝廷征讨黄巾,后来,羌渠单于被人所杀,于扶罗就带兵驻屯在河内郡(即现在河南武陟县西南部)。汉献帝从长安回洛阳,匈奴右贤王去卑曾出兵保护献帝还洛。在曹操时代,于扶罗死去,弟弟呼厨泉继位,任命于扶罗的儿子刘豹为左贤王。
  后来,呼厨泉单于入朝,被曹操留在了朝廷,(等于是做了人质)令右贤王去卑回国代替单于统领部众,并将匈奴分为左、右、中、北、南五部,其中,左部住在太原兹氏(在今汾阳,山西兹氏县?),右部住在祁(今天的山西祁县),中部住在大陵(今山西文水,或者山西交城),北部住在新兴(今山西忻州),南部住在蒲子(今山西隰县),人数多达数十万。此外,山西还居住着其他少数民族,比如,在山西的武乡还居住着羯族;在山西北部的代县和大同则居住着鲜卑族拓跋部。
  对于匈奴,曹睿还不是特别担心,令他担心的是居住在北部边境的鲜卑族。
  乌丸和鲜卑都属于东胡,在匈奴强盛的时候,打败东胡,东胡分为两支:一支退保乌丸山(今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西北四十里),就叫乌丸(也叫乌桓);一支退保鲜卑山(大兴安岭),就叫鲜卑族。乌丸的蹋顿在192年统一各部。207年曹操大破蹋顿于柳城,得降众二十余万人,这些乌桓人被迁入内地,与汉族融合,成为曹军中天下著名的骑兵——乌丸骁骑;少数留居塞外的乌桓人,为鲜卑人所征服,成为鲜卑人。
   
由于匈奴西迁和乌丸内附,长城以北的广大地区地空,鲜卑各族逐渐南进、西进。向西一直到达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凉城至山西大同一线。按照地区分布大致可以分为:东部鲜卑、北部鲜卑和西部鲜卑,总人口数二百余万人。东部鲜卑后来发展成为慕容氏、段氏、宇文氏;北部鲜卑主要是指拓跋];西部鲜卑主要由河西秃发氏、陇右乞伏氏以及青、甘吐谷浑组成。
  令曹睿烦恼的就是鲜卑。
  曹操时代,鲜卑各部各不统一,时叛时降,自相攻击,其中较大的是柯必能和步度根两部,曹睿刚刚继位的时候,对他们两部只是羁縻而已。到黄初五年,柯必能与东部的素利、步度根相互战斗,护乌丸校尉田豫劝解不听,就帅军从背后攻击柯必能,从此,柯必能怀有二心。在青龙元年的时候,柯必能又一次劝诱步度根和自己联合,试图把步度根的部属从并州迁往北方,并州刺史毕轨派遣将军苏尚、董弼出战,战败被杀。
  种种迹象表明,柯必能已经成为曹魏帝国北部边境的最大威胁。
  必须除掉柯必能。
  和柯必能野战?
  柯必能从来不与中央军正面冲突,他带领着他的骑兵,来去如风,只和政府军玩猫腻,根本不和你正儿八经的打。
  等你调集重兵去打他时,他早跑得无影无踪了;
  可是等你大兵一走,他有卷土重来,看你是小股部队,他一个一个得吃掉;
  如果没有部队,那更好,他就掳掠边民、财物……
  想来想去,曹睿想到了派遣刺客去刺杀柯必能的办法。
  鲜卑部落众多,一旦柯必能被杀,势必陷于混乱,自顾不暇,怎能再对中原危害?
  他立即给幽州刺史王雄写信,命令王雄选拔武艺超群的勇士,接近柯必能,将其刺杀。
  果然,在青龙三年,曹睿终于等到了好消息,王雄不负众望,派人顺利地刺杀了柯必能。
  柯必能死后,鲜卑部落重新分散,不少部落归顺了朝廷。
  帝国的西北、北部边境暂时安稳了下来。
  随即,曹睿的目光又转向了帝国的东北部。
  那里盘踞着已经三世的公孙渊。曹操讨伐袁尚的时候,公孙渊的爸爸公孙康杀了袁尚,中原得局势也不容曹操再去讨伐公孙康,所以,一直容忍公孙康这个辽东的独立王国的存在。公孙康死后,公孙康的两个儿子公孙晃、公孙渊都还小,就由弟弟公孙恭继位辽东太守,公孙恭为了向曹操表明忠心,把哥哥的大儿子公孙晃送到洛阳做了人质。
  公孙渊一直认为辽东太守的位置应该属于他家,既然自己的哥哥暂时不在,那理应由自己继承。
  而自己的叔叔是趁自己和哥哥年龄小,才把辽东太守的位置抢去的。
  公孙渊一直暗中联络自己父亲时的亲信大臣,蓄养死士,经过精心准备,终于在魏明帝太和二年发动政变,把叔叔公孙恭囚禁,自己当上了辽东的主人,明帝也只好顺水推舟,拜他为辽东太守。
  要说公孙渊应该满足了吧。
  人苦于不知足。
  这公孙渊一面对曹魏称臣,一面却和东吴联系,想在两者之间跳芭蕾,他以为自己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魏吴都离不开他似的。
  公孙渊的做法无疑是在玩火。
  曹睿老早就想拍打拍打这个梦中人。太和六年的时候,派田豫打了一回,但是田豫不仅没有拍打住人家,反而叫人家拍打了一回;以田豫护乌丸校尉的身份,也就是东北军区最高司令都没有打胜,这使公孙渊更加有恃无恐了,以为曹魏也害怕自己和吴国好,于是,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向孙权称臣去了。
  他忘记了一句话:要想你灭亡,先让你疯狂。
  孙权得到公孙渊称臣的消息大喜过望——咱哥们从来都是对人家魏国称臣,当儿子,即使是称了大帝,总感觉名不正言不顺的,一没有人家魏国地广兵强;二没有人家蜀国腰板硬,不管八杆子打着打不着,怎么说刘备也是一个的皇叔啊。今儿竟然从天上掉下来个公孙儿子。
  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当即派太常张弥等带兵1万渡海封公孙渊为燕王。
  谁知道,这个公孙渊的脑袋比计算机转得都快,等吴国送来了大批的金银珠宝以后,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立马出现在公孙渊的脑海里。
  自己如果真的接受了吴国的封号,那就意味着和曹魏真正是翻脸了。
  他开始进行十分简单的四则运算:
  从洛阳出兵到辽东,等辽东知道消息,即使是第一时间报告给东吴,单从空间距离上看,东吴的大兵来到辽东的时间也是魏军行走时间的两倍,这还不说季风和潮汐等大海中难以捉摸的因素。
  地理位置决定了只能认曹魏一个娘,至于东吴嘛,干娘也不能认啊!
  此时的公孙渊头脑突然清醒了起来。
  也许现在还有挽回的机会。
  公孙渊把孙权派来的1万士兵分散安置在辽东的各个地方,然后在同一时间开始了大屠杀。
  然后把吴国派来的张弥等人头送到了洛阳,免不了说了很多忠心耿耿的话。
  谁用小莫脚趾头都能明白一个道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你不主动向孙权示好,人家是宝贝多了,非要送你?
  但是,那时候曹睿腾不开手,只好封他为大司马,乐浪公,好好地安抚安抚他,叫他别总在北边捣乱。
  而公孙渊的这一手却没把孙权给气死。孙权从小到大,阅人无数,竟然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渣。
  气归气,吴国与辽东远隔大海,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公孙渊的这一场表演,虽然得到了孙权的无数珍宝,但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一个真理:
  他公孙渊不是个东西。
  人无信不立。
  当所有的人都不再信任你的时候,
  当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和你玩的时候,
  那么你的末日也就到来了。
  曹睿一直没有把这个喜欢玩点小动作的乐浪公忘掉。
  如今已经到了魏明帝景初元年,(237年)距离青龙元年(233年)封公孙渊为大司马,乐浪公,已经又过去了4年,公孙渊更加骄横跋扈,口出狂言。
  曹睿早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消灭这个土皇帝了。
  但,问题是,派谁呢?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