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大中华战略
细说两晋南北朝——三百年的洒脱与偏执,恬淡与血腥(24)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7-12 浏览:699次 评论:0条

23、收拾公孙渊(3
  司马懿的众将纷纷请战,要直接渡过辽河,正面进攻卑衍、杨祚的营垒,司马懿说:“敌人之所以构筑堡垒,就是想让我们去攻,来消耗我军,如果现在去攻正好中计。敌人主力在这里,他的巢穴一定空虚,我们绕过眼前的敌人,直接进攻襄平他的老巢,肯定能够拿下。”
  ——比较一下3年前,诸葛亮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或许想到了,不敢去做?
  于是,司马懿在自己阵营的南侧,打出很多大旗,分明写着这个部队的,那个部队的,做出要从辽河下游渡河的假象。
  卑衍、杨祚根本没经过大脑,也不管虚实,把所有精锐都调动到南边防守。
  而司马懿却带领主力部队悄悄地从辽河的上游(即:出其北)渡过辽河。
  ——同样的声东击西的计策,诸葛亮用却被看破,司马懿却用的滴水不漏。
  司马懿渡过辽河以后,并没有对精锐已经调到南边的这些公孙渊的北边部队进行打击。
  而是也开始构筑长长的围堑,保护自己,同时远远地围着敌人。
  众将又一次不解了。
  您远来这里,难道就是当泥瓦匠的?围而不打,是示弱于敌。
  司马懿又一次进行辅导,说,古人说,敌人的营垒虽然很高,但是不得不和我作战的原因,是因为我方进攻敌人的地方,是敌人不得不救的地方。我现在直接进军襄平(今辽宁辽阳,公孙渊老巢),敌人肯定内心都很担心老窝的安危,从堡垒出来和我野战,那时候肯定能够击败他。
  于是,司马懿克服了第一个天然险阻——辽河,接着安顿了粮草,在辽河东岸站稳了脚跟,然后大摇大摆地从卑衍的营垒边向东开去——目的地只有一个,襄平。
  “皇上”公孙渊在老窝啊,不说公孙渊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也都在家啊,能不救吗?
  《资治通鉴》上说,卑衍命令部队趁夜回救,你为什么趁夜呢?
  只想安全回家?
  而《晋书,宣帝》说,(卑衍)看到司马懿整阵而过,运动到自己的后方,就从营垒中出来,进行邀击。
  看到这个敌人出营了,司马懿对手下说,所以不攻其营,正想着把他弄到这里作战呢,机会不要失去了!于是,魏军努力作战,三战皆捷。
  ——把你调动出来了吧?
  个人认为《晋书》的说法还是比较真实的,卑衍哪有不出来交战,直接就畏敌如虎,并偷偷的夜间回家的道理?
  偷偷出营趁夜回家,应该是在被击败两次以后。
  卑衍权衡利弊,最后决定还是回家保护襄平的好,你在这里构筑工事可以,起码练练手工活,可是,人司马懿不打您这里,人家走了去打你老家去了——那里可有你的皇上啊,你还等在这里做什么?
  如果你是卑衍,你会怎么办?
  试着想想,留一半兵在这里,攻击司马懿的长围?那就反主为客了,估计不好攻。那咱切断他粮道呢?不失是一个好主意。
  分一半兵回救,有城池,应该人数足够。
  卑衍没有这样做,他不敢分兵,而是全军回救,走到首山(今辽阳县境内,上有清风寺,不是锦州西南兴城的首山),在首山司马懿帅军又大破卑衍,卑衍残兵退进襄平城中。
  看到了吧,本来是两军对垒,好像双方都没有什么破绽,但是,经过司马懿这一折腾,公孙渊的部队彻底陷于被动,全是被人家牵着鼻子在走。
  于是司马懿就把襄平城给围了起来。
  但是,司马懿也够倒霉的。围城的工程作业刚开始,就遇上了大雨,这大雨还一连下了一个多月,辽河的水暴涨,当时,给部队运粮的大船可以从辽河入海口直接抵达司马懿的军营,
  平地上的水都有几尺深,魏军将士心中恐慌起来,纷纷请主帅把军营移动到地势较高的地方。
  但司马懿坚决不允许。
  眼睁睁地看着士兵们一直在水中浸泡?
  都督令史张静把自己的营帐移到了高一点比较干燥的地方——文人嘛,就是干净,讲究。
  司马懿知道了,立即下令将其斩首。
  为什么司马懿不允许移营呢?
  千年以后,我无法理解他的做法。
  难道就让士兵们在水中站岗放哨,吃饭睡觉?
  你不是不知道关羽水淹七军,你想做第二个于禁?
  思量下来,大约是显示一种决心?
  也许,压根就是司马懿的一步昏招。
  答案可能在于:当时不仅单单是军营屯驻,更重要的是还在建筑长围,一旦离去,将前功尽弃?
  公孙渊城内的人依仗着下雨,开始打开城门到城外砍伐树木,采集蔬菜,放牧牛羊。
  司马懿的手下请示是不是出兵把眼前晃动的城里人给抓起来。司马懿不同意。
  《资治通鉴》详细记载了司马懿与陈
得谈话,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司马懿之所以这样的原因。
  军司马陈
说:“从前,进攻上庸(湖北省竹山县西南田家坝)时,八路同时进发,日夜不息,十五天攻陷城池,杀了孟达。这一次我们跋涉的路程更远,却这么安闲,我实在想不通。”
  司马懿说:“孟达守城的部队少,可是粮食却多得够吃一年,我们军队人数比他多四倍,粮食却不能支持一个月,用一月攻击一年,怎么能不速战速决!我们用四个人攻击一个人,就是我军死一半,只要能攻克,还是要去做,因此不顾死伤,那是跟粮食竞争。现在情形恰恰相反,敌人军队多,我们少;敌人粮少,我们粮多。何况大水泛滥,我们无法行动,就是想攻城,又怎么攻?自京师出发,我不担心被敌人攻击,只担心敌人逃走。现在,敌人粮食快要吃完,可是我们的包围圈还没有完成,如果掠夺他们的牛马,阻止他们砍柴放牧,势将逼他们逃走。战争是一种诡诈的行为,必须随机应变。敌人仗恃庞大的军力,又仗恃大雨不止,所以虽然饥困,不肯认输,我们要装作我们束手无策,这样才能让他们安心固守。贪图一点小利,使他们受到惊吓,弃城逃走,不是好的计谋。”
  老谋深算吧。
  大雨终于停止,司马懿把外围的包围圈完成以后,开始作灭国性攻击,高堆土山,挖掘地道,使用楼车监视城中动静,冲车撞击城墙。士卒用盾牌遮住头部,手执钩链,冒死攀登,日夜不停地猛烈攻击,城上的箭和投掷的石头密集如雨。
  而此时,公孙渊窘困紧急,城中粮食已经吃光,开始了人吃人,将领杨祚等出城投降。
  八月,燕王公孙渊派相国王建、最高监察长(御史大夫)柳甫,出城晋见司马懿,请求远征军暂时解围,稍向后退,公孙渊君臣当自己捆绑,出来投降。
  司马懿可不傻。
  他果断下令斩了王建、柳甫,然后开始义正词严地装糊涂,给公孙渊传话说:“我是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而这两个糊涂的家伙却打算教我解围后退,这是什么态度?对这两个传话错误的老糊涂,已经诛杀。你如果还有别的话要说,可派头脑清楚、年轻一点的来。”
  ——对于公孙渊的智囊,能多杀一个是一个。
  公孙渊再派侍中卫演晋见,请求指定一个日期,愿送出人质。
  司马懿说:“军事对决,大致上有五种结局:能战就战,不能战就守,不能守就逃;其他两条路是:投降或死亡!公孙渊不肯自己捆绑投降,当然是决心死亡,不必送什么人质。”
  八月二十三日,襄平陷落,公孙渊跟他的儿子公孙
,在数百骑兵保护下,突围向东南逃走,曹魏远征军急行追击,在梁水(太子河,辽河支流)河边追及,斩公孙渊父子。
  《晋书》记载,在此之前,有长星,色白,有象小刺的光芒,从襄平的西南落到东北,坠进梁水。
  杀公孙渊父子的地方正是星坠的地方。
  司马光估计不相信,所以在《资治通鉴》上没说。
  ——又是一颗彗星。是真的吗?让人联想到五丈原上的那颗。  司马懿进入襄平,诛杀燕王国三公、部长级以下官员2000多,把15岁以上的男子(人吃人的幸存者,估计城内是全民皆兵了,亦兵亦民吧?)共7000余人全部杀掉,二者相加在万人以上,筑成“京观”(把尸首累积在一起,再用土累积在群尸之上,堆成高丘,称“京观”)——怎一个惨字了得!
  也许是司马懿怨恨这些人没有象杨祚那样投降,但是,大屠杀,尤其是对失败者的大屠杀,到什么时候都叫人恶心。
  司马懿的这次战役,同时还把公孙渊统治下的辽东郡、带方郡(朝鲜沙里院城)、乐浪郡(朝鲜平壤市)、玄菟郡(辽宁省沈阳市),四个郡也全部收归了国家。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