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胜战策略
北京水资源逼近极限 河北两市为输水改种玉米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7-28 浏览:1255次 评论:0条

 来源:东方网

  项目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启动,如果一切顺利,北京第十水厂将会在今年11月底之前具备进场开工条件。

  第十水厂位于朝阳区定福庄,是北京市南水北调配套工程之一。

  按照计划,第十水厂的水源将分别来自密云水库和通过南水北调进京的长江水,设计日供水能力可达50万立方米。

  据了解,北京市2009年市区的最高日供水量是278.8万立方米,而2010年的夏天尚没过完便已经打破了这个记录,市区日供水量达到286万立方米。

  供水量增加在于人口增加。近日,北京市政协《关于促进首都人口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的建议案》披露,截至去年底,北京市实际常住人口达到1972万人,人口总量以每年54.3万的速度膨胀。

  北京市的水资源压力正在逐步逼近极限。

  极限边上的城市

  第十水厂的规划可以追溯到本世纪初,但几经辗转直到今年才真正付诸实施。

  “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水源方面经过几次变动,主要是南水北调工程的进展状况发生了变化,致使整个项目必须根据需要进行调整。”北京大岳咨询公司总监毕志清告诉本报。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是北京市第十水厂的国际融资顾问。

  据了解,第十水厂曾计划于2008年开始建设,至2010年建成投产。2010年也正是南水北调输送长江水到北京的时间。但“关系到工程建设的许多经济社会因素发生了变化”,使送水进京的时间推迟到2014年。

  南水北调送水进京的时间,不仅关系到配套工程的日程安排,还关系北京市整个水资源的供给状况。这迫使北京将对现有水资源的应用推向极限。

  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年人均水资源为210立方米,是中国年人均水资源的1/10,是世界年人均水资源的1/40

  “人口的快速增长和城市规模的迅速扩大,是造成北京市水资源压力的主要原因。” 曾任职于北京环保局、长期研究北京水资源问题的专家王建告诉记者。

  王建指出,由于北京市在节水方面的措施和力度,在工业、农业方面的用水量都有所下降;而生活用水方面也不能说是节水不奏效,但是人口增长得太快。

  根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2020年北京市总人口规模规划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近日,北京市政协《关于促进首都人口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的建议案》披露,截至去年底,北京市实际常住人口达到1972万人,人口总量以每年54.3万的速度膨胀。

  与城市人口快速增加形成对照的是,北京市本地现有的供给水源日益紧张。

  密云和官厅两个水库是北京市供水安全的重要保障,二者设计库容均超过40亿立方米。但近年两个水库的库容仅维持在10亿立方米左右。

  地表水供给紧张的情况下,地下水也成了北京重要的水源。但地下水超采所带来的问题已经显现。

  “与60年代相比,北京的地下水大致减少了106亿立方米。”王建说,“这导致了地面沉降的出现,地面沉降又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三分之一地下网管的破裂就与此有关。”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只能把寻找水资源的目光投向相邻的河北省。

  “力不足”的河北

  岗南、黄壁庄和王快是河北省的三座大型水库,承担着向北京市调水的主要任务。调水线路为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总干渠,以及总干渠与黄壁庄、王快水库的连接渠。

  2009年,北京市从黄壁庄、王快等水库应急输水,年内收水2.64亿立方米。

  除直接供水外,河北省也在努力改善北京市水源的生态环境。

  “在张家口和承德两个市,当地的水稻已经全部改种玉米。北京市会向这两地的农民提供一定数额的补贴。”河北省防汛抗旱办公室顾问、高级工程师魏智敏告诉记者,“这一工程客观上也为北京提供了大量的水资源。”

  据了解,目前河北省全年的用水量大约为210亿立方米,向北京输送的水资源仅是这个数字的很小一部分。但实际上,河北省也同样面临缺水的问题,其严重程度甚至不亚于北京市。

  魏智敏介绍,河北省近十年来可供用水量大致为129亿立方米,也就是说河北省自身存在着近80亿立方米的缺口。而且,河北省近十年的年均降水量为454.6毫米,相比1956年至2000年减少了14.6%

  河北省的年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为192立方米,这个数字甚至不及北京市。

  为了弥补自身的缺口,河北省也不得不在地下水和跨省调水方面下工夫。河北省每年要通过山东境内,从黄河向省内调水。

  在某种程度上,河北省的客观条件使其在保障北京市水源方面多少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实际上,实施中的南水北调工程全线贯通后向北京市供水的数量为10亿立方米,而根据总体规划,到2020年北京年需水量将达40亿—50亿立方米。

  但北京市现今的人口数量,已经接近总体规划所提及的到2020年的人口规模。如果人口按现在的速度增长,南水北调为北京市增加的供水量,也会被庞大的人口数量吞噬殆尽。

  启动低水经济

  “解决这个问题,我想首先一点就是控制城市人口和规模。要简化城市功能,延缓大量人口快速流向首都。”王建说,“在这个基础上,北京市应该发展低水经济。”

  所谓的“低水经济”,与已有的“节水经济”并不相同。

  王建解释道,低水经济是指通过转变发展模式、技术创新等方式,尽可能减少对水资源的过度依赖和需求,以达到减少水资源的消耗,甚至实现脱水的发展方式。

  在北京实施了多年节水措施以后,工农业的用水量已出现下降,但与此同时一种被称为“奢侈型水消费”行业却在迅速崛起。

  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经过调查发现,诸如水疗、洗浴、温泉等场所遍布于各个区县,而有些浴场规模动辄数万乃至十几万平方米。而且,由于对消费起到拉动作用,这一行业又往往受到支持。

  自然之友在调查报告中称,在无法限制企业发展和群众消费的前提下,洗浴业的发展一是要改进技术,再有是政府需要尽快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

  与此同时,王建认为,北京市在水资源的利用方式上也还存在改进的空间。

  目前,北京市在各个场所使用的主要都是自来水,但实际上对中水使用的呼声已有些时日。

  “推广中水的主要困难在于管网的改建。另外,由于中水需要更多的设备投入,反而需要更高的价格。”王建说,“如果提高价格可能使广大市民短时间内难以接受的,这就需要政府在相应方面提供一定的补贴,以推动中水的广泛应用。”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