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
炎黄首页 炎黄时事 胜战策略 精彩动画 民族文化 国际风云 强烈推荐 专题报道 大中华战略
爱国诗文 华夏春秋 台海时局 他山之石 奖励评选 历史重现 和谐社会 炎黄史鉴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 :炎黄首页 >> 炎黄史鉴
俭以养德
发布者:炎黄赤子 时间:2010-8-3 浏览:1399次 评论:0条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是诸葛亮《诫子书》中的名句、格言。他不仅以此励子,且终生以此相诫。纵观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无论帝王将相,庶士布衣,凡有作为的政治家、思想家、文人雅士,无不尚俭以养德,澹泊以济世。当此盛世,党中央依科学发展观,倡导节约型社会。这是弘扬民族文化、民德、民理之精粹,顺应民心之壮举,也是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应运而生的产物。如全民皆能以俭养德,则我华夏必将再领世界民族之先声。 
  节俭与养德 
  孔夫子周游列国,每到一个国家,就能很快知道该国的政令。他的弟子子禽不解其妙,问子贡,子贡说:“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论语·学而》)”。至于孔夫子的老师李耳(老子)则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爽伤,驰骋畋猎令人心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这大概是从正反两个方面关于“俭以养德”的最早记载。 
  在华夏历史上,不以官仕为贵,不以利禄为富,而以尚俭居贫为乐的有识之士,多如繁星。 
  孔夫子十分赞赏他的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精神。 
  晋代文学家、诗人陶渊明,志趣高洁,不慕荣利,曾任彭泽令,在官八十余日。岁终,郡守遣督邮至县,县吏自应束带迎见之。陶潜说:我岂能为五斗米的薪俸向乡里小儿折腰。毅然解带挂印而去,归隐田园,终身不仕。他虽然过着“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的生活,但却“衔觞赋诗,以乐其志。”他那千古不朽的早于英国人莫尔所写的《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既有利又有趣的金书》一千一百多年的《桃花源记》,反映了他多么希望一个勤劳、朴实、节俭、平等的和谐社会。这种自然经济形态的社会,固然没有科学社会主义高远,但早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就提出这种空想社会主义也是难能可贵的。 
  东汉末,庞德公,襄阳人,居岘山之南,躬耕田里,琴书自娱。 “荆州牧刘表闻其贤,数延请不能屈,乃自往候之,谓公曰:…… ‘先生苦居畎亩之间,而不肯官禄,然后世何以遗子孙乎?’公曰: ‘时人皆遗之以危,今独遗之以安,虽所遗不同,亦不为无所遗也。,表叹息而去。”后携妻子隐居鹿门山,采药不返。 
  楚成王(公元前671651年),有令尹(官名,相当于宰相)子文者,生活极其艰苦,甚至饮食也朝不保夕。楚王闻之,给他送去薪俸。他以民众生活维艰,为官从政,不能救民于水火而引以为咎,故避而逃之,人称“子文逃富”。 
  约公元前506年,伍子胥为报父兄之仇,助吴王阖闾灭楚,楚大夫申包胥到秦国求兵,而秦不愿出兵,“申包胥依宫墙而哭,勺饮不入口者七日。”秦哀公感其诚乃出兵,大败吴师。楚昭王还郢都后赏其功,申包胥不受,复赏,遂逃之,演绎了“申胥逃赏”的故事。 
  公元207年,曹操欲北征乌桓,素闻田畴之贤,使使请之。田畴忿乌桓杀其郡名士太多,故欣然而往。时方夏季,淋雨泞滞不通。田畴教曹诈还军,后引曹从小路出空虚之地,一鼓而败乌桓。曹操以五百户封田畴为亭侯,田畴不受。反复四次,田畴以死自誓,终不受。这是演绎了“田畴逃爵”的趣谈。 
   “子文逃富”,“申胥逃赏”,“田畴逃爵”和隐逸畎亩的庞德公,弃官归里的陶渊明,也仅是华夏文明史上“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以俭养德的几颗灿星而已。其他如许由洗耳,介之推被烧死绵山,屈原汨罗投江,苏武北海牧羊等等不可胜数,成为中华民族永垂青史的道德典范。 
  节约与治国 
  古训说: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以,善治国者,也是从自身陶冶性情而始。西汉时期,史称“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刘恒(前179157年)是一位俭以养德的政治家。他在位二十三年, “宫、室、苑、囿,车骑服御,无所增益。”尝欲建一座承露台,命匠人设计,匠人说:约需百斤黄金。他说:“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资治通鉴·汉纪》)”。一个皇帝,富有天下,但对于建一座相当于十个中等家庭财产的建筑物就以为耗资太大,也真够节俭了。有人向他献千里马,被他拒绝。并诏告天下,不要给他再献宝货。他自己“身衣弋绨(黑包绨衣)。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帷无纹绣。死葬霸陵,陪葬品皆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以示自己的朴素,为天下范例。 
  有作为的帝王将相或当今伟人,都是以俭养德。他们在以俭养德治国中衍生出省刑法、约官制、举人才、扶孤贫、重农本、薄赋敛等一系列善政。 
  省刑法、约官制:汉文帝十三年(公元前167年),齐太仓令淳于意有罪当刑,他的女儿缇萦上书说:我父在齐为官,人们都称他廉洁,今因故违法当刑。但我认为,死者不能复生,受刑后肢体再不可能完好,虽欲改过自新,也不可能了。我愿卖为官婢,以赎父罪。文帝怜悲其意。五月下诏说:今人有过,尚未教育,就施刑罚,使人没有改过的机会,施刑罚,断肢体,使人终身致残,朕甚怜之。于是命令去掉斧刖之刑,而改为徒刑(事见《资治通鉴·汉纪》)。 
  汉光武帝刘秀当皇帝后,下诏说:设置官吏,是为人民办事的,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官吏冗繁,今令官隶州牧,省减吏员,可合并者,即予合并。于是省并四百余县,吏员减损,十置其一。他在光武二年,严令裁减军队,费用节省,共达亿计。自二年(公元 26年)至十三年(37年),共六次提出赦免官婢,他说:“被掠为奴婢者,一律免为庶民;或依托为人下妻者,欲去咨听之,敢拘留者,以卖人法律从事。”可见其此项政策推行之艰,也可见其决心之大。 
  举人才、扶孤贫:墨子说:“入国而不存其士,则亡国矣……忘士而能以国存者,未之有也。”(《墨子·亲士》)士之与国,真是至关重要了。刘备在征战二十二年,尚无立锥之地,自叹老将至矣的时候,三顾诸葛亮于草庐之中,使其翻然翱翔,成为三足鼎立之一霸。齐桓公得管仲而称霸诸侯;勾践有范蠡、文种而雪会稽之耻。汉高祖刘邦于高帝五年(公元前202年)在洛阳南宫置酒,曾坦诚地对群臣说:“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填国家,抚百姓,给饷 ,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克,吾不如韩信。三者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所以为我擒也”(《资治通鉴·汉纪》)。刘邦道出了从一个亭长(相当于乡长)而成为皇帝并战败对手的真谛。一切政权的建立莫不如此。 
  扶孤贫:也是一切英明帝王和文明盛世的善举。在自然推进和历史演绎的长河中,总难免水、旱、风、雨、地震、流疫等灾害,这都会在不同地区、不同程度地给人民造成灾难。所以当权者都应予体恤。汉文帝曾下诏赈贷鳏、寡、孤、独、穷困之人,“令:八十以上赐米、肉、酒,九十以上赐帛、絮,赐物当禀鬻米者,长吏(县令)阅视。光武二十二年(46年)。“九月地震,南阳尤甚”,“其令南阳输今年田租刍藁……赐郡中居人压死者棺钱人三千,其口赋逋税,而庐宅尤坏者勿收债,吏人死亡或在坏垣毁屋之下,而家赢弱不能收拾者,其以钱谷取佣为录求之”。尊老爱幼,“鳏、寡、孤、废疾者有养也。”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十届四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我国当前农村385.2万五保老人的供养,纳入国家财政开支,正是这种美德的发扬光大。 
  重农本·薄赋敛:被称为“智囊”的晁错对汉文帝说,“勿收农民租税,如此德泽于万民,民愈农,大富乐矣”。汉文帝纳其言,十三年(公元前167年),六月下诏:农业是天下之大本,农人勤劳耕种,却要纳租税,这是本末倒置,命令免除农田租税。自此,汉代免除农业税达十二年之久,直至其子景帝刘启元年(公元前156 年)五月,复收田租之半。此后,农田赋税又逐渐形成了不可或侵的皇粮国税。直到公元200611日,国务院正式宣布完全免除农田租税。这是德政,是强国富民的象征。也正如晁错所说:“夫寒之于身,不待轻暖,饥之于食,不待甘脂,饥寒至身,不顾廉耻…… 故务民于农桑,薄赋税,广积蓄,备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资治通鉴·汉纪》)。十届四次全国人大会议,还通过了发展农业生产,保护农民利益,减轻农民负担一系列措施,并建立长效机制,以保证富农政策的实施,这是亘古不多的壮举。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进行文章评论
炎黄神圣网-爱国主义教育和探讨强国之路的社会公益性网站